大发5分3d网 首页 > 读书

每个为选择焦虑的人,都在认真关注自己的生命

2019-10-31 14:21 weila

2019年9月22日,小说家双雪涛携新书《猎人》做客苏州诚品书店,与张悦然展开一场对谈,理想国纪实馆主编罗丹妮主持。

两位写作者分享了写作过程中对人物、情节的思考,同时聊到我们所处时代的诸多变化,被选择焦虑困扰的现代人如何自处——“我们现在已经完全生活在一个不停不停嵌套的时代。”今天将其中精彩内容分享给大家。

我特别害怕面对不专业的人,而现在大家都急于抛出自己的见解

张悦然:我不知道大家读到双雪涛小说的时候有没有发现,他的小说里面不管普通人还是奇人,身上都带着某种技艺或者某种技能。

比如说会下棋的父亲,即便是工厂车间的一名普通工人,也要强调他的技术水平不一般,是一个技术精英。到了《猎人》里面,在不同的故事里面,我们也可以找到很多技术精英,比如说颠球特别好的少年,打拳的父亲,还有《武术家》里作为一个影子存在、很有权力的女人,她也对于戏剧,具体的艺术形式有些痴迷。

我们能在双雪涛的小说里看到很多痴人,或者说是痴迷者。我想这也许跟作者的某种诉求,或者某种对世界的认识是有关系的,想要问问他是否意识到这个问题。

另外,我补充一点,据我所知,双雪涛老师是一个特别喜欢看综艺的,但好像也不是所有的综艺都看,相亲类型的他不看。但是他爱看竞技类的,比如说唱歌,这种是双雪涛老师的最爱。是不是这个也能反映他对于“技艺”这件事情的真实看法?我今天想从这个问题开始,你是怎么考虑技艺在你小说里面承担的重要角色?

双雪涛:有一个需要澄清的是小说集里面颠球的人,他颠得不好。但是因为叙述者颠得很好,所以他产生了巨大的愤怒。我觉得悦然老师的总结很有意思。她在说的过程中,我也在想,为什么会写这么多善于某些事情或者痴迷某件事情的人。

首先因为我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工人家庭,像很多孩子一样在胡同里面长大。后来胡同消失了,就在工厂中慢慢长大。我身边很多人都是特别普通的人,当然从电视上或者从书上看到了很多其他各个领域很厉害的人,但我小时候确实一个都没见过。但是在这些我身边的人身上,确实有特别擅长的事情。

这些他们所擅长的事情和他们为这些事情所付出的时间和精力,是我印象特别深刻的东西。就比如我父亲就是一个特别痴迷于下象棋的人,特别特别痴迷。那我其实就把这个东西一直当作一种朴素的精神追求,那肯定是超出于“朝九晚五”上班之外的事情,这可能是一个童年时期的根源吧。

展开全文

另一个,我是一个比较愿意自我训练的人。无论是踢足球还是打篮球还是玩很多东西,包括打乒乓球、下象棋,我挺愿意把自己训练成一个至少不是一个完全的外行。

这些东西一方面跟虚荣心有关,就是每当从事即使一些游戏的时候,不希望自己是任人宰割的那个角色。另一个是我觉得我有一种英雄主义的情结,即便自己是一个普通人,但是在某一个大家平等的事情上或者一个技艺上,没有任何身份背景干扰的情况下,你可以完全通过自己的努力和训练成为一个佼佼者。这个可以说是我的一个性格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自己越来越觉得在这个世界上,当然每个人有很多的见解,每个人有很多的主张,但是我还是很敬佩那些真正能把一件事,或大或小,做好的人。因为我们无论是在艺术界、文学界还是各种我们现在能看到的,目之所及的知识界,我觉得它的退步和衰落是因为职业精神的问题。是因为在一些最基本的事情上,其实没有做好,但又很急于抛出自己的见解。

我特别害怕面对一个不专业的人,这可能是我的一个执念。即使是在我吃饭的时候,或者在平常的生活里,面对一个不专业的人,我经常会升起一种无名之火,这可能是我自己的性格问题,我自己可能是比较乐于躲在这种所谓的专业技能后面的一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