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5分3d网 首页 > 健康

感染艾滋病毒后,他却担忧自己会死于无人手术

2019-10-30 22:35 weila

直到今天,普遍防护原则依然未能在我国医院中普遍落实。

“我可能不是死于艾滋病,而是死于没人给我手术。”身为一名艾滋病毒携带者,刚刚经历过一番曲折就医历程的小鹏(化名),黯然对“医学界”说出了这句话。

几个月前,小鹏被查出肺部有结节,医生建议他尽早切除防止癌变。

在三甲医院云集的北京,手术本该顺利进行,但艾滋病毒携带者的身份,令他频频遇到了“拒诊”。最后还是在爱心人士帮助下,他飞到了成都完成手术。

我在医生眼中没看到希望

感染艾滋病毒后,小鹏对健康格外重视,身边朋友的故事也让他格外重视肺部健康。

所以看到CT检查结果显示肺部有结节,小鹏没有丝毫犹豫,立刻请了假,马上预约一周内北京能挂到的肿瘤专家号。

“我有个朋友查出肺结节后没当回事,再去医院检查时已发展为肺癌晚期。”

拿着检查报告,小鹏在一周内完成了一次肿瘤专家的集体会诊。

“结节恶性概率极大,尽早入院手术。”小鹏得到明确的诊疗建议。

“我们不是艾滋病定点医院,在这方面不是很专业,建议您去定点医疗机构。”每当他如实向医生告知自己感染者身份,得到的都是相似的答复。

在2019年这个炎热夏季,小鹏跑了一家又一家三甲医院。

没有歧视、也没有怜悯,5家医疗机构,5位不同的医生,近乎一样模版化的回答。

这是小鹏预料到的答案,虽然这不是他希望得到的回答。“即使他们不给我手术机会,但他们的意见也很重要,还是很感谢他们。”小鹏告诉“医学界”,答案其实在感染的那一刻就已经写好,只是他还是想做最后的尝试。

但在北京,他没有得到所期待的答案。

展开全文

在家门口做手术,他不敢回家

北京的肿瘤专科医院、三甲综合医院纷纷向小鹏关上了门后,小鹏不得不顺从医生的建议,选择到定点医院就诊。

然而,让他没想到的是,咨询的两个北京定点医院都不具备手术能力,邀请外院专家来定点医院开展手术的最后一线希望,最终也未能实现,小鹏感到好像走进了死胡同。

这时,四川乐山疾控中心的陈晓宇医生,向他伸出了援手,在他的协调帮助下,小鹏回到了家乡成都,住进了成都传染病医院。

图片来源:乐山疾控中心陈晓宇微博截图

躺在成都传染病医院胸外科病房内,小鹏终于如释重负,被切除的肺结节病理检测结果显示为早期肺癌。

“艾滋病人也是癌症的高发人群,对这个结果我不惊恐。”经历了曲折求医的心力交瘁,小鹏换来了“劫后余生”。

手术期间,父母发来微信询问小鹏在忙什么,他说在加班。

医院距离小鹏的家很近,他没有告诉父母,也没有回家。在等待手术前夕,他住在医院附近的宾馆。等待期间,他不敢出门,害怕遇到熟人。

手术知情同意书上,小鹏签的是自己的名字,并雇佣护工照顾自己。

虽然终于做完了手术,但小鹏说:“我还是希望能在肿瘤专科医院、大三甲医院做手术,毕竟定点医院在这方面不如他们。”

理解与不解

在成都,虽然没有父母的陪伴,成都传染病医院接诊医生的“体贴”让小鹏感动不已。

负责手术的蒋医生,考虑到小鹏的交通等费用成本,在手术排期上进行了优化,让小鹏用最短的时间完成了手术。

经过这次肺结节手术之后,小鹏陷入对未来人生的担忧之中。

普通人常见的手术,小鹏却付出了更多的时间、精力和费用。他担忧随着年龄的增长,谁可以给他们手术?

小鹏希望自己不要生病,这样就不用面对手术的难题。

对于此前频频拒绝他的医生,小鹏不愿意用“拒诊”这个词,他觉得这是医生的“选择”。

但为小鹏提供帮助的艾滋病圈内意见领袖“滨海老四”则直言不讳称这是“拒诊”,而且违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