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5分3d网 首页 > 历史

连劭名:东周青铜器铭文与传统思想

2019-10-29 14:32 weila

一、春秋王孙遗者钟铭文与传统思想

春秋王孙遗者钟是一件著名的青铜器,上铸长篇铭文,是研究中国先秦时代传统思想的重要资料。铭文云:

唯正月初吉丁亥,王孙遗者择其吉金,自作和钟,中翰且扬,元鸣孔皇,用享以孝,于我皇祖文考,用祈眉寿,余宏龚害夷,畏其异异,肃哲圣武,惠于政德,淑于威仪,谋犹不饰。阑阑和钟,用宴台喜,用乐嘉宾父兄及我朋友。余任以心,延中余德,和珍民人,余溥均于国,皇皇熙熙,万年无期,世万孙子,永保鼓之。

“王孙遗者”是作器者的私名。“王孙”是氏,本义指王者之后,周有王孙贾,楚有王孙由于,《史记·淮阴侯列传》云:“吾哀王孙而进食,岂望报乎?”《索隐》云:“秦末多失国,言王孙、公子,尊之也。”

“遗者”是私名,亦是哲学术语,指得道之人。《墨子·经下》云:“所知而弗能指,说在春也。逃臣、狗犬、贵者。”《墨子·经说下》云:“春也,其执固不可指也。逃臣,不智其处。狗犬,不智其名也。遗者,巧弗能两。”“巧”指大巧,如《老子》第四十五章云:“大成若缺,其用不敞,大满若盅,其用不穷,大直若诎,大巧若拙,大辩若讷。”大巧则不巧,《说文》云:“拙,不巧也。”《墨子·贵义》云:“不利于人谓之拙。”《释名·释言语》云:“拙,屈也。使物否屈不为用也。”

“弗能两”者,“得一”之义。《庄子·齐物论》云:“凡物无成与毁,复通为一,唯达者知通为一,为是不用而寓诸庸,庸也者用也,用也者通也,通也者得也。”《老子》第三十九章云:“昔之得一者,天得一以清,地得一以宁,神得一以灵,谷得一以盈,万物得一以生,王侯得一以为天下贞。”“得”同“德”,“得一”为“至德”,《周礼·师氏》以三德教国子,“一为至德,以为道本”。郑玄注云:“至德,中和之德,覆焘持载,含容者也。孔子曰:中庸之为德也,其至矣乎。”

遗、忘同义,《说文》云:“忘,不识也。”《诗经·皇矣》云:“帝谓文王,予怀明德,不大声以色,不长夏以革,不识不知,顺帝之则。”“遗者”如同“坐忘”,《庄子·大宗师》云:“颜回曰:堕肢体,黜聪明,离形去知,同于大通,此谓坐忘。”《说文》云:“博,大通也。”《庄子·天下》云:“以本为精,以物为粗,以有积为不足,淡然独与神明居,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,关尹、老聃闻其风而悦之,建之以常无有,立之以太一,以濡弱谦下为表,以空虚不毁万物为实……关尹,老聃乎?古之博大真人哉。”

展开全文

铭文云:“择其吉金,自作和钟,中翰且扬,元鸣孔皇。”古代文化认为音乐的实质是和谐,《国语·周语》云:“乐从和。”韦昭注:“和,八音克谐。”中、终同义,《春秋繁露·循天之道》云:“中者,天下之所终也。”所谓“终某且某”是先秦古语中的一个固定句式,屡见于《诗经》,例如《燕燕》“终温且惠”,《北门》“终寠且贫”,《终风》“终风且暴”“终风且霾”“终风且噎”。王引之《经义述闻》指出,“终某且某”,如同今语中的“既某且某”。“翰”,原字从言,《周易·中孚》上九云:“翰音登于天。”虞翻注:“翰,高也。”“扬”为嘹亮之义,《战国策·齐策》云:“志高而扬。”高诱注:“扬,发扬。”声音和美曰“元鸣孔皇”,《周易·坤》六五云:“黄裳,元吉。”干宝注:“上美为元。”《公羊传·成公八年》云:“其余皆通矣。”何休注:“德合元者称皇。”《礼记·乐记》云:“大乐与天地同节。”音乐同和于天地,故曰“元鸣”。